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5级片

英雄传说之汉将

内容详情

第一章即将被枪决的毒贩子张小云是南方某市《南方都市法制日报》的记者,刚入职不到一年,八月底,上级交代完成一项采访任务。本来这项采访的任务是年底进行,可是由于主角的突然要求就提前进行,尽管这项采访任务已经过去很久。但是,至今张小云还记得很清楚。那天,天很阴暗,下着小雨,深秋的小雨是细密的,不是很冷,却把路面弄的很泥泞湿滑。张小云的车速也不敢超40公里,所以那天到监狱长的办公室晚点。监狱长是个中年的汉子,张小云和监狱长相互介绍后,监狱长揉揉睡惺忪的眼睛道:“他可能还没睡,毕竟没几天,有些事还是得好好想想,太年轻啦,"当时张小云的心情不是很好,听到监狱长惋惜的语气,她毫无感情道:“他枪毙一百次也不冤,该杀”。这句话让老监狱长点点头,监狱长带张小云走过狭窄的通道,俩人不经意间经过一血迹斑斑的土坡。走到这里,顿时感到毛骨悚然,空气中好像飘荡着死亡的气息,甚至恍惚间听到临死前的惨叫。那若隐若现的血腥味要从黑色的土坡渗透出来,监狱长看到张小云紧张的神情,安慰道:“不用怕,枪一响,什么都结束啦”。张小云缩啦缩脑袋看啦看见证无数亡魂斑斑的土坡道:“那个人也要在枪——决——”。监狱长笑啦笑道:“是的,没什么,枪毙犯人跟杀鸡没两样,你不要想就是,再说干那种事是法警的事,他们都是很专业的侩子手,一枪完事,从来不需要补枪”。张小云听完,顿时觉的后脊骨凉叟叟的,赶紧走快两步,经过同样狭窄的走廊,在两个荷枪实弹年轻的武警注视下,俩人走入死牢的监区。死牢的监区是在最里面,阴深,寂静。据监狱长的介绍下,现在关押的死刑犯只是六一五重大贩毒案被判死刑的主犯张从雨,刘华坤两人。其他的被判缓期,或者是无期。而张小云这次主要是采访张从雨这大毒枭,这是很艰巨的任务。她心里感到很郁闷,对于这个制毒,贩毒,杀人有什么好报道。再说,有价值的新闻都报道完,还报道什么。想归想,张小云还是打起十分精神准备和这大毒枭周旋。这时,有一狱警过来,和监狱长打个招呼后,打开监区的铁门。“当啷”一声,铁门打开,里面没什么声音。监狱长首先进去,那个狱影子守在外面。张小云站在外面看了下里面,里面的灯光不是很明亮,隐约间看到一个人影子蜷缩在角落。囚室看起来很干净,可是她感觉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钻入她的鼻孔,张小云连忙退后几步。过了几分钟后,感觉哪股臭味消失啦,张小云才走进去,但是,她感觉那股臭味还在。这时,监狱长叫张小云进去,张小云掂着脚走进来,监狱长和那个背影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是张小云听不清楚。她站在门口,她看着那个人放下手中的书,细小的眼睛转过来淡淡的看着张小云。这个时候,张小云也看清楚他,那个即将被走在刑场的死囚犯。张小云很吃惊,他的外表和她想象不一样,没来之前,在张小云的印象中,他是个面目狞挣,眼神凶狠的人,并且五大三粗的大汉,毕竟他是一曾经轰动一时的大佬。但是实际上,张小云面前的死囚不是这样,甚至在他身上张小云感觉不到她一丝她想要的。张小云感到有点压抑,面前的囚犯,这个控制几十吨毒品要素的大枭,马仔上千,横跨港澳,台,内地的大佬“老鬼”竟然是这么普通的人。他是个很普通的年轻人,大概二十五六岁,放在人海,张小云根本认不出来。他似乎没什么兴趣,或者是心如死灰把,他看了张小云一眼,又低下头看他的书。张小云皱啦皱眉头看了看他身边的物品,什么也没有,空空的,只有几十本杂志,《中国军事》,《方和圆》,而且都翻的很残破。从中可以想象到,他在世上的日子就剩下几本杂志做伴拉。张小云为他感到有点悲哀,曾几时,何等风光,出入场所都是前互后拥。然此时,何等凄凉,他的资料张小云都看拉几遍,张小云可以这样说,他是个很骄傲自负的人,很有血性把,为什么这么说呢?从他当马仔出道到今天,短短十年,从一无所有到亿万身价的大毒枭。身上背负数十条人命,依然无恙。而且头上还挂着某市政协委员的头衔,可见他的能耐,如果在乱世呢,那一定是枭雄。可叹他命运不济,生不逢时,要不是他的女人因吃醋而出卖他,也许此时,他依然在他的疆场笑傲风云,甚至到他被警察围堵在居民楼,他依然面不改色。还有些小道传言,那天警察围堵他,他手里还有个妇女和小孩的人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叫他的马仔放下武器,也许他觉的大势已去,何必再牵连无辜的孩子。张小云想拉很多,头脑有点乱。直到监狱长向张小云介绍他时,她才回过神,但是那个囚犯没什么反应,监狱长不得不大声喊道:“张从雨,立正!”这口号很有效,囚犯放下手中的书本,笔直的站在监狱长面前。这时,张小云才发现,他身上穿花格子衬衫,里面是白色的背心,是一染成黄色的休闲裤子。皱皱的,应该很久没换罢,他的动作影起空气的流通,他身上散发臭味都快把张小云熏死。张小云不得不捏注鼻孔,结果,犯人投来鄙视她的眼光,在张小云的生涯中,她对着这种鄙视的眼光太熟悉啦,她忍受过太多,不是一次,两次,但是这次她不再忍受。尽管他过去多么的风光,但是他现在是个死囚而已,他有什么资格来鄙视我。于是张小云大声道:“你的眼光放尊重点”,张小云以为监狱长在旁边,他不敢放肆,结果,他又投来一鄙视的眼光。顿时,张小云满脑的愤怒,你一个死囚凭什么来鄙视我,连他都瞧不起我,我还咋混啊!于是张小云气呼呼道:“我是《南方都市法制日报》的记者,知道吗?”谁知道他“哼"的一声道:“知道,是我要求的,只是没想到是个婆娘”,“你——”,张小云感到很气愤,有点哑结。他的样子是那么淡然。张小云想啦下,资料上的他原本就是个很骄傲的人,她何苦来着。张小云调整下自己的情绪,道:“我们开始好吗?”他无所谓点点头,张小云打开手提包,拿出笔和纸。一旁的监狱长道:“这里空气不好,去会客室把”。说完,监狱长跟那个狱警打个招呼,就出去。张小云当然愿意离开这,毕竟这里空气不新鲜,那个狱警押着死囚走在后面,犯人脚藔拖在走廊上,发出不舒服的声音。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