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a片a片a片

风烈王

内容详情

午夜十分,红墙绿瓦的青州王府。王府门前高挂着大红灯笼,一队队彪悍的侍卫在王府周围巡视,今天是大梁青州楚轩的大喜日子,任何人都不敢懈怠。不过从他们眼里流露出来的兴奋,让人知道他们心中的喜悦。因为王府管事刘公公已经发下话来,明天早上青州王会发赏钱,每人一两银子。对于这笔意外之财,众侍卫都高兴不已,要知道普通人家一个月的用度也不过才五两银子。王府深处,殿宇楼台,小桥流水。一间布置喜庆的内室,门外两个穿着红衣的丫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脸颊绯红。“小芸姐,不知道王爷和王妃现在干什么?”门口,两个十五六岁的丫鬟偷偷打量着新房,低声谈论着。这两个丫鬟都是从王妃娘家陪嫁过来,不仅人长得娇小可爱,而且还因为上过私塾,多少见过些世面。有些年长的丫鬟,听见旁边同伴的话,脸色微微一红,啐口道:“你这小丫头,毛都没长齐,怎就喜欢说些男女之事,难道你不知道谈论王爷私隐是大罪吗?”“我又没说什么,人家只是好奇罢了。”面对小芸的呵斥,这小丫鬟歪着头,嘴里却是不以为意道:“再说,谁毛没长齐了,明年我就及笄,小芸姐也不过比我虚长一岁,有什么大不了的。”小丫鬟挺着刚冒尖的胸脯,嘟噜着嘴,俏脸示威似的瞪着对面的小芸。“你呀!”小芸偷瞄了一下房间里闪烁的烛火,嗔怒道:“这里是王府,小心祸从口出啊!”’“知道!”那小丫鬟听见的小芸的话,吐吐舌头朝她做了个鬼脸,也不再说话。这两个陪嫁的丫鬟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们小姐的夫婿,当今青州王爷,此刻却是坐在房间的桌边发着呆。细长的红烛,墙上贴着鲜红大喜字,洞房花烛夜,佳人貌美时。女人最美的时候,就是穿着鲜红嫁衣,坐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相公,轻轻揭开盖头,那幸福的一瞬间。“我运气也太好了吧!这样也能穿越?”喜庆的房间里一位年纪大约二十岁的英俊青年,身着紫色王袍,头带金冠,在套着大红色绸缎喜服,坐在桌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墙上大红色喜字,滴答滴答留着红泪的蜡烛。还有床头一袭大红嫁衣,佩戴着凤冠霞帔的新娘,楚轩望着眼前亦幻亦真的场面,有些不知所措。“我,我真是王爷?”叹息一声,轻轻问道。听见他的话,在一旁侍奉的丫鬟春梅,眉目皱成一团,这是她今天第七次听见青州王这么问了。难道王爷的傻病又犯了?“王爷,您这是说得什么话?你不是王爷,谁是呢!”虽然不解楚轩话里的意思,跟随者王妃柳燕儿陪嫁过来贴身丫鬟春梅,垂首低声恭敬回答道。楚轩闻言一呆,想想却也是这个道理。既然上天又让他重活了一次,又何必计较为什么来呢!“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楚轩大笑过后,心中郁闷之气一扫而光,站起身来朝身边主持仪式的老宫女道;“王司仪,接下来还有什么仪式吗?”这个世界和华夏古代的生活环境,文化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历史从三国之后就彻底变成为另外一个摸样。根据这几天来的了解,对于这个世界终于有了大概了解,只是突然间成为新郎,这让他心情有些兴奋,激动,还有期盼。曾几何时,他也想找一个心爱的人相伴一生,可惜在那个世界里,他不过是一个三流的演员,女人,不过是消耗大量金钱的吞金兽。“王爷,您和王妃喝过合卺酒之后,就可以圆房了!”旁边,皇宫派来的司仪官,低着头端着上来一个装满酒的银壶和铭刻着早生贵子的杯子放在桌上道。一袭紫色王袍,外面套着红色外衫,面冠如玉,风流倜傥。“好,你们都下去休息吧。”楚轩望着桌上的酒壶和酒杯大手一挥道。王司仪和春梅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恭谨缓缓退出去房间,并关上房门。随着房门的关上,房间里的空气突然变得凝固起来,除了不时跳动的烛火之外,就只有楚轩和新娘的呼吸声。“呃!”站在桌边踌躇半天的楚轩,往酒杯中倒满两杯红色的葡萄酒,然后走到床前朝坐在床上的新娘道:“王妃,我们该喝合卺酒了。”楚轩话一说完,自己脸上却是不好意思起来。虽然在那世界里,他常常幻想自己出现古装剧,模拟过成亲的场景,可当他事情真实发生在他身上的时候,楚轩只觉得心跳加速,心里一片紧张。坐在床头的新娘子,紧张的玉手抓着大红嫁衣的衣角,嘴里羞涩细弱蚊声道:“王,王爷,您还没有揭开妾身的盖头呢!”楚轩闻言,却是讶然失笑起来,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瞧我这记性!”楚轩一拍脑袋,回过神来抓起旁边盘子里帮着红绸的玉如意,轻轻揭开新娘头上绣着鸳鸯的盖头。娥眉淡红妆,耀如春华,明眸皓齿,特别是她脸颊的两抹绯红,让楚轩面上忍不住一呆,嘴里痴痴道:“王妃,你真漂亮。”这一句话,就像丝丝温风融化柳燕儿忐忑的心。柳燕儿是迫不得已嫁入青州王府,可当听见他这声关怀的话语之后,柳燕儿的心彻底落了下来。英俊的面容,身上毫无王爷架子的气质,最让人陶醉的是他那明亮的眼睛,这人怎么回是傻子呢!这一刻,柳燕儿对外间传闻的消息嗤之以鼻,娇羞的面容上轻轻抬起头,站起身朝楚轩见礼道:“妾身拜见王爷。”一声香风细语,让正陶醉在柳燕儿醉人容颜中的楚轩连忙回过神来,拉着柳燕儿的白净细腻玉手怜惜道:“你何必如此,既然我们现在已是夫妻,就不要如此多礼了。”柳燕儿面上一呆,眼里满是不相信道:“可妾身毕竟是臣,怎能如此无礼?”楚轩这时候反正白眼,心里暗暗叫苦,这古人说话都为什么文绉绉的,好累啊!“好了,春宵苦短,我们就不要浪费光阴,早点上床歇息吧!”虽然楚轩很不习惯这么文绉绉的说话方式,可现在既然身处在这个世界,他只能慢慢去适应。楚轩的话让柳燕儿神色通红,犹如一个成熟的苹果,在烛光的照耀下,娇艳欲滴,只让人生起想要把她一口吞下的冲动。“王爷,我们都还未喝过合卺酒,所以......”柳燕儿说罢,神色更是绯红,看得楚轩心动不已。美人如玉,佳人红似火。“没想到我楚轩也能和一个绝世美人,厮守一生的时候。”楚轩端起酒杯望着眼前即将和他一起生活的女人开口感叹道:“虽然,我们以前没有见过一面,可是本王一定不会让你以后受苦,让你不开心,我一定会好好疼惜你,爱护你。”寥寥数语,却让举着酒杯的柳燕儿双眼泛泪,感动不已。“你,你怎么了?”看见她流出晶莹的泪珠,楚轩顿时面上慌乱起来,连忙抓着她的手关心问道:“难道本王说的不好?你怎么哭了?”柳燕儿止住眼角的泪水,摇头破涕为笑道;“不是,燕儿,没有不伤心。只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些话,我一时心有感触而已。”“哦!我还以为刚才说的话不对,让你伤心了呢!”情急之下的楚轩,听见柳燕儿的话,连王爷的尊称都忘记了。“王爷,妾身亦如常!”柳燕儿端起酒杯,朝楚轩深情对视片刻之后,右手轻轻和楚轩的手臂交叉在一起,昂首喝掉酒杯中的葡萄酒。味道甘甜,清香扑鼻。楚轩没想到他名义上的父皇御赐的葡萄酒竟然这么甘甜,再加上对面柳燕儿喝过酒中葡萄,脸颊酡红美艳之色,更是让楚轩心里一阵迷醉。“燕儿,合卺酒喝过之后,我们也该歇歇了。”楚轩接过她手中的酒杯,轻轻放在桌上,故意轻轻咳嗽了一下,神色一本正经道。不过,柳燕儿却从他灼热的目光中,感受到那让人心慌意乱的情迷。柳燕儿羞涩低着头,低声道:“恩!”得到她的允许,楚轩神情激动,双手把柳燕儿拥入怀里,右手微微颤抖附在她的香肩上,准备衣衫上的别扣。滴答!这时候,楚轩却发现手臂上突然滴着什么东西,嫣红的水滴就好像葡萄酒一样,落在他长袖上。“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葡萄酒滴下来呢!”楚轩好奇看着衣袖上的红色水滴道。听见他的话,柳燕儿原本紧张的心顿时愣了一下,抬起头一看,神情惊恐望着楚轩道:“王爷,你这么流鼻血了。”“流鼻血?”柳燕儿的话,让楚轩回过神来,他只觉得鼻下一凉,伸手一摸,鲜红的鲜血弄得满手都是。“呵呵!我这都还没上床,怎么会流鼻血呢!”楚轩面露尴尬,有些不好意思道。咕!不对劲,我胸口怎么那么疼,噗嗤!刚楚轩感到不对劲的时候,一口血红的鲜血从嘴里吐出了出来,房间里顿时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王爷,王爷你别吓我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柳燕儿脸色惨白,双手把楚轩抱在怀里,大声呼喊道:“来人啊!来人啊!”听见柳燕儿的喊声,门外当值的那两个丫鬟,连忙冲进房间之中,当她们看见原本温馨的洞房,此刻凌乱一片,刚刚被封为青州王的楚轩满嘴是血躺在王妃的怀中。这下出大事了。年纪颇大的丫鬟小芸,脸色惨白冲出去大声呼喊,只见闻讯而来的侍卫,丫鬟纷纷冲进房间之中。“王爷,王爷,你怎么了?”这时候一个穿着黑色管家服饰的太监,跌跌撞撞跑进房间之中,当他望着满躺在地上,满是是血的楚轩那副惨样之后,身体一软,跪在地上大声痛哭起来。“王爷,您不能有什么事啊!”“都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御医,叫御医。”怀里紧紧抱着楚轩的柳燕儿悲痛欲绝大声喊叫起来。这时候众人都才回过神来,去叫御医的朝府外跑去,还有人去打水准备给楚轩清洗,更有侍卫连忙翻身上马朝皇宫疾驰而去。现在发生那么大的事,堂堂青州王爷在大喜的日子,突然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不管将来如何,他们这些人恐怕都脱不了关系。“咳咳咳!燕儿,燕儿,你别哭了,新娘子哭了就不好看了。”虽然身体格外难受,可是楚轩此刻的心里却始终望着哭成一团的柳燕儿,没想到刚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他就要离开了。只是苦了眼前这个悲伤的女人了。“王爷,你不能走啊!我都还没有给你生许多的孩子呢!王爷,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王爷!”柳燕儿抱着楚轩犹如疯癫似的大声哭喊着,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她才见过不到短短的一个时辰。可他的影子却深深铭刻在柳燕儿的心里,一辈子都不能忘怀。“如果我有什么意外,告诉,告诉父皇,不关王妃的事。”梨花带泪,楚轩心里满是怜惜最后看了柳燕儿一眼,留下这句话昏迷了过去。“王爷!”柳燕儿面如死灰,抱着楚轩哀鸣痛哭,房间的喜庆味道都未散去,却响起悲痛欲绝的哭声来。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