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a片a片a片

梦里山河

内容详情

“话说前朝永嘉年间,五胡乱华,这天下士族衣冠尽皆避兵祸于江南,一时中原山河变色,万里大好江山风雨飘零,那胡人更甚至视我汉人为两脚羊,肆意屠戮,汉儿尽作胡儿语,眼看着国将不国,亡国灭族只在眼前了。”书匠一摇折扇,连连长吁短叹,就差鞠一把老泪,感叹几声时运不济,台下的一众作短帮打扮的汉子听的更是个个义愤填膺,却不曾发出一点声音,只将一双双眼睛锁着书匠。那书匠却是不急不慢,感叹了两句,才给自己又满上一杯凉茶,悠悠哉抿了小半口,润一润喉,也不管台下那一双双只想掐着他的脖子让他继续讲下去的眼色,又是轻咳两声,吐出一口浊气,折扇一敲桌子,拿眼一瞧,起初还有点不耐烦发出些吵杂声的汉子们立刻又安静了下来,书匠才心满意足的叹气续道:“然则,天不绝我华夏汉祚,江南的士族中也着实出了几个一等一的英雄,其中祖逖更是最为鼎鼎大名的一位大英雄。”书匠讲的是东晋大将祖逖北伐的故事,本朝最尚“功名但在马上取”,加上本朝开国以来,历代君主志在开拓,取得了远迈前古的赫赫武功,百余年来连汉家儿郎一向尚文的风气都大大改变,不管是贱至最底层的力棒走卒,还是贵至天潢贵胄、王公贵戚,谁没有马上取功名,但斩胡酋于阙下之心?因此,这些书匠们最爱讲的,老百姓最爱听的也莫过于这些英雄的故事了,即使明知这一生浑浑噩噩,永无希望马上斩敌首,沙场取功名,至少也可想象一下自己就是那些英雄好汉;而众多英雄人物、才子佳人的故事中。祖逖北伐更是一众贩夫走卒最爱听的话本了,闻鸡起舞、中流击楫到如今已是耳熟人详,可以说,自书匠这个职业诞生以来,祖逖就伴随着书匠们的故事传入了寻常百姓之中。至于书匠,这也是一桩新鲜事物了,说书讲事倒是不算新奇,毕竟那些大点的寺庙中总有知客僧讲些俗讲、编些变文吸引信徒,弘扬佛法,这早在前朝文帝年间就已经司空见惯了;然则书匠却着实是个新鲜玩意,本朝开国以来,社会风气大开,很多破落的读书人看到俗讲吸引大量听众,其中心思活泛的人自然就动了脑筋,先是自己动手改了故事,后来又是众口相传,渐渐也就成了一项养家的活事,本朝百姓富足,闲来无事只得听听寺庙俗讲,然而毕竟那只讲些佛经故事,尚显过于脱离实际,而这书匠的故事却都是历史人物,因此一经出现,就吸引了大量的听众,甚至连一些读书人也热衷于听听书匠的故事,不过这毕竟不登大雅之堂,真正的王公贵戚还是根本不屑于听这些故事的。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比如今天这坐在第一排正中位置的少年郎,端的是好一个清贵人儿,一身白衣不染片尘,冠带之上竟尽绣了祥云纹,虽在一群粗汉之间,却也是出淤泥而不染,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少年人的样貌很是清秀,看起来不过十五六的模样,远未到加冠的年龄,连喉结都尚未发育,青涩稚嫩,手中搁着把描金折扇,听得甚是认真,他的身周呈扇形或站或坐着十数个大汉,均是一等一的好男儿,身强体健,太阳穴皆高高鼓起,一看都是些好身手的练家子,那些贩夫走卒们自然也有些眼色,自觉的离着这些汉子们一段距离。然而,正坐在中间的少年郎却丝毫没有发觉,他完全被书匠的故事给吸引了,书匠讲到祖逖与刘琨闻鸡起舞,立志报国之时,少年郎直兴奋的手握成拳,身子也半弓起来,当说到五胡乱华,士族放弃大好河山,汉人惨遭屠戮之时,少年郎或是扼腕叹息,或是恨不得自己手持佩剑斩尽逆胡,再到祖逖一心北伐,晋帝却处处阻难,不思恢复,少年郎已是愤恨无已,到得祖逖中流击楫,北伐大败胡虏之时,少年更是激动的浑身颤抖,不能自已,直到书匠讲完祖逖北伐,细细的品茶润喉之时,少年郎才如梦初醒,轻叹一声:“好!”吩咐左右赏了锭怕不是有五六两重的银子;书匠一看这么大的银子,自然眉开眼笑,躬身道谢,少年郎却是微微一笑,道:“先生,这是你应得的,可否再讲一个?”这么大的主顾,书匠自然有求必应,连连点头道:“这位公子不知想听哪一段?”“就来段本朝的开国英雄河间郡王李孝恭。”少年郎轻笑道,引得台下一众汉子大声叫好,要知道这开唐英雄可是一帮贩夫走卒最爱听的故事了,自然无不称好,书匠见得大家都不反对,自然也是不住的点头应是,于是便一拍桌案清声道:“话说前朝大业年间,隋炀帝好大喜功,开凿数千里运河,尽发民力又行龙舟南巡,三征高丽更是令得十室九空,大隋的天下乱民四起,当是时东北有知世郎王薄,河北有夏王窦建德,河南有瓦岗军,河洛有王世充,就连得江淮都是乱兵四起,随便拉个百八十号汉子,就敢称个将军,若有个数万苦哈哈听命,谁不想做个大王?而我朝高祖也应天命兴兵于北都太原,为天下开万世太平,我朝开国功臣无数,若说其中宗室名声最为显赫的莫过于河间郡王李孝恭了!”河间郡王李孝恭,初唐宗室,高祖李渊之族侄,初封赵郡王,后屡立战功,改封河间郡王,他南平巴蜀,取南阳,灭萧梁,平辅公祏,又取岭南,可谓开唐数一数二的大功臣。若说河北中原山东是太宗取来,那江淮以南却首推这位宗室名王了,太宗皇帝登基之后图画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排名第二的兴唐功臣就是这位河间郡王了;然而只可惜天妒英才,不过五十李孝恭就病逝,在后来更加辉煌的平突厥之战中再没有大放光彩的机会。到得天后执政之时,李孝恭的后人作为李唐宗室,也惨遭屠戮,其孙益州大都督李尚旦、嗣吴王李荣等皆为酷吏陷杀,其家族更是被流放岭南,直到中宗复位,天后崩逝,才重新恢复了其子孙承爵,因此到了后世他的名声反不及当时的行军长史卫公李靖。朝堂风云如何变化,却与普通庶民毫无干系,老百姓们只会关注那些真正的英雄,李孝恭善用李靖之才,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更是无数好男儿心中的榜样,听着书匠讲到李孝恭南平萧梁、气吞江淮,年轻人恨不得生到那个时代,手杖长刀,随军出征,且从马上取个开唐功臣的名号来。听书匠讲故事自然是不觉时间过的飞快,这河间郡王李孝恭的故事不知不觉中就讲了一个多时辰,少年身侧的书童看着日头渐西斜,稍稍有点回味过来,看了看时辰竟已过了申时,连忙推了推主人,少年郎听得正在兴头上,轻嘘一声:“莫要吵,正要到平江淮呢。”书童却是头疼的叹道:“公子,老爷此番出城接好友回京,怕是快要到家了。”少年郎初还没什么知觉,等反应过来,不由瞪起了眼睛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已过了申时了。”“啊?不好!”少年郎一听不由急急的站直身子,一拍脑袋,只连声哀叹“完了”,他今天可是趁着父亲出京接多年未归朝的好友回来,才逮着机会偷偷溜出来的,若是让他父亲知道今天一天就在外面,那还不被扒了皮?若是更不幸的让父亲得知自己是过来听书匠说书的,那还不知怎么死的。少年郎站直身子,心中虽急,不过作为清贵子弟,他依然注意保持形象,吩咐左右又赏了书匠一锭银子,才拱手道:“先生,今日要早些回了,待得下回来还望先生好好分讲分讲河间郡王的故事来。”说罢,也未等书匠回过神来,随即就心急火燎的走出茶社,骑上骏马,与十余个家丁绝尘而去。少年郎的家在崇仁里,长安城有大小一百余个坊,参差二三十万户人家,大小里坊沿朱雀大街左右分列,星罗棋布,格局俨然,而书匠所在的地方却是坊里中特殊的市—西市。本朝帝都分东西二市,东市靠近皇宫,自是达官贵人常光顾的地方,像书匠这种不入流的勾当,自然只能在东市茶肆中说话本了,这却害苦了少年。崇仁里紧挨着皇宫脚下,靠着东市,却与西市相隔了十来个坊里,哪怕是纵马如飞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到得,更何况这时候的坊里还远未到关坊门的时候,人群熙熙攘攘,马也跑不起来,一向和善好说话的少年郎只好让家丁们驱赶着百姓,着着实实的体验了一把鲜衣怒马的纨绔子弟的滋味。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