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性交影院

我是女仆

内容详情

生活在不同的年代就会有不同的遭遇,有苦难有辛酸,当然也有快乐的。原始时代的人苦难与辛酸多数是生存问题产生的,他们整天都在觅食,有了食物就能生存,原始人当然是比较简单的。随着时间的推进,发展到了工业化的信息化的现代,苦难与辛酸当然也发展的很全面,他能够来自很多方面,涉及很广,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算是大的,小的可以是上班迟到,或玩游戏被人爆了装备等等等。。。。所以说时间改变的东西很多,也很强大,你可以是很伟大的人,也可以是很平凡的,都有或大或小的苦难与辛酸。而在封建社会里正好有个很年轻的姑娘身上就发生了不幸,苦难也正围绕着她。此时的她正从窗口往下看。楼下一堆人聚在一堆,像等着股市交易所开门,脸上正显示着兴奋的表情。他们之中有老有少,有富没贫,这个从穿着上可以看出,很多人除了穿华丽的衣服外,还能看见身上挂着名贵的玉和金饰品,贫的人可带不起。今天聚在这里当然不是等股市,这时代拿来的股市。他们所在的地方更不是交易所,而是卖官奴的地方。官奴当然是当官的犯了事,然后全家男女都变成了奴隶,像货物一样随人买卖。也就是说你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等同于一条狗,一只猫,甚至还有的比不上一匹马的价格。今天人比以往多,主要原因归于楼上正在往下看的姑娘身上,她本是县里出了名的美人,当然没几人见过,都是听闻。不过看今天的人数也就可以想象人气有多高。她叫张幻彩,父亲张东本是县里的县令,父亲给她取名幻彩,其实就是换财的意思,自然是希望把她嫁给个有权有势之人好换财路与官路。所以幻彩从小就被教三从四德,四书五经,琴棋书画等等,目的自然是养个大家闺秀,这样才能找好婆家。可惜还没嫁出去,家里就出事了。幻彩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事她当然也不会知道,一直都是听活的乖乖女,家里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跟他商量。所以父亲被抓后,自己就被送来这里了。而现在等着她的命运就是被卖,来这里几天了,都还感觉做梦一样。好像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与自己没关系。也可以说是伤口刚刚撕裂,还在麻木中感觉不到疼。这时候身边传来一阵哭喊声,哭得很凄惨。幻彩听出来了,那是哥哥的丫环,在送进来第一天就被人上了。幻彩对上不是很明白。不过可以想象肯定是很痛苦的,应为刚送进来的时候就有两人来找她。其中一人说:“这个不能动,过几天可以卖好价钱。动了就不值钱了。还要让他吃好喝好。”另一个人立马道:“这个不可以上,那隔壁那几个丫环我可以随意挑了吧。”说完一阵坏笑。身边的同伴也跟着坏笑,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肩膀。于是当晚幻彩就听到了哭喊声。此类事情持续了几天晚上,直到现在。院里的们打开了,生意自然也就开始了。好东西都是留到后面,直到人把很多丫环都买了后,幻彩就被带出来了,站在一大群人的面前。首先是一阵“哇”,跟着人头耸动。幻彩很不习惯,不过她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呆呆的低着头等待着她的买主。期间也偷偷看了看人群。虽然她也知道自己要被人买走去当丫环,或当小妾。不过心里当然也想着至少自己的主人不要是七老八十的老头,最好是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幻彩的价格是不固定的,拍卖模式,价高者得。“十两”“二十两”。。。。。。。“一百两”。。。。价格越拍越高,毕竟这可是大美人。十三四岁的年纪,婀娜多姿的身材。虽然还有点不够成熟。但那仅有的稚气掩盖不了日后那倾城之色。许多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有的已经留口水。恨不得马上抱得美人归。拍卖模式变成了输急了的赌徒,都咬了牙往上喊,看来都接近底线了。果然最后一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出价三百五十两后,周围的声音立马静了下来。很多人急得眼都红了,不过掂量了一下自己口袋,都放弃了。看来成交已成定局。幻彩偷偷看了最后出价的人,模样还真俊,虽然没有宋玉潘安的模样,但至少不是一个老头。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安慰了。人群有人说话了:“林公子好福气呀,看来没人在跟你抢了,在这恭喜抱的美人归了。”林公子道:“这还是诸位大人赏脸不跟小辈争风吃醋罢了。”看来在场的还有很多官员。另外一人道:“那回去到我给令尊问好。”这边林公子还在一定一定的回答,上面主持售卖官奴的已经在问“还有没有更高的,没有的话那就请林公子来。。。。。。。。。。”门口忽然一人大喊:“慢着。我出一千两。”一把苍老的声音,一胡子发白,头发也白了一半的老人走进了院子。幻彩看着众人奇异眼光。原来这里没人认识这老人。不过出价一千两买个丫环,那可是天大的价钱。看这老人穿的也不算华丽,怎么就能出一千两。林公子憋气憋红了脸,自己出350两,人家直接出一千,多了一倍不止。这可怎么跟人家抢,气道:“你是谁,怎么没见过你。你可知道这里的规矩,不卖给身份低下的人和没身份的人,这里可是卖官奴。你有这个资格吗。”身边的人居然没起哄,刚才这些人抬一次价就被这林公子压一次,最后比不过人心里都是难免有气,只是不方便发出来。现在居然有人来打压他当然是保持观望态度。老人道:“西城田府。”老人说话温尔斯文,还带这微笑。不过林公子听了却是脸色大变,低下头,硬是不吭声了。其他人也马上识趣立马离开了,幻彩却是有点失落,毕竟年轻的公子变成了老头。但还是有点好奇心,她也在这个城里三年了,西城田府很厉害吗,怎么那个林公子听了就不敢说话了,连其他人也跑了。怀着好奇心的幻彩就这样被领走了。老人拿了批文,弄好了手续,带这幻彩走了出来,幻彩奇怪的发现老人既没有坐轿也没有骑马,连个下人都没,自己刚才从窗里看外面,原来那批人可都是做轿的,随从家丁最少的也有几个,多的十几个。里面的人还有些是幻彩见过的,有时候父亲在厅里接待客人,幻彩路过见过,有的官位比自己爹爹还高。他都看见爹爹对人家卑恭鞠膝了。其实你看见人家,当然也会被人看见了,所以县里第一美女就是这样传出来的。不过幻彩不明白,比自己父亲官位还大的人,现在居然还要害怕这个连轿都做不起的人。看这老人衣着也不算很华丽的呀。幻彩一肚子的问号,不过可不敢问出来,乖乖的跟在后面。把刚才还想买自己的是美少男的心思都忘记了,或许不是忘记吧。幻彩都属于那种逆来顺受的人。终于到了一座院子门前停下,幻彩抬头果然看见田府的门前牌匾。老人带着幻彩进去,幻彩奇怪的又发现这院子还没自己原来的家豪华,问号又多了一堆。走到大厅停下,老人终于开口了,还是那一脸慈祥带上的微笑道:“你需要什么东西吗,你以后就住这了。”难得说话了,虽然有很多问题,不过既然这样问那肯定是:“可是我住那里,是那个房间,能带我去吗。”幻彩看见自己现在呆在大厅,奇怪的是这房子好像没人,进来到现在都没看见过其他人。老人道:“房间嘛,少爷吩咐了,你自己选,自己喜欢住哪里就住哪里,反正这房子也没其他人住的,少爷说感觉空荡荡的,所以叫我买个丫环,帮打扫下卫生也好。”幻彩差点晕倒,花一千两买回来就是打扫下卫生,不过这房子好像就只有一个叫少爷的人跟这个来人家了,问道:“老人家你是这里的管家吗,以后要做什么你吩咐我就好了。房间你也分给我好了。”老人笑了,笑得有点高深莫测,道:“我不算管家,我是对面酒楼的掌柜,也是少爷的掌柜,酒楼少爷开的,还有最近少爷出去了,他吩咐帮他买个丫环回来,他说他不在家的话你就先住着,喜欢住哪个房间就住哪个房间,吃饭嘛你可以去酒楼吃,你要是会做饭也可以自己做,少爷还留了五十两下来给你的。嗯你就先住着吧,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到对面酒楼找我或找小二都行。现在你把这个拿着。”老人把一包东西给幻彩,幻彩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银两,还有。。。还有居然是自己的卖身契。以前幻彩就看见娘亲拿过出来,那是她们家的所有下人的卖身契,娘亲都是锁起来的,娘亲还说这东西要保管好,要是被偷了就没法证明别人已经卖身给你了,不然下人都跑光了,哪里还有人给你使唤。幻彩人本善良,更没心眼,赶紧对老人道:“这个你收好,钱也太多了点吧。”钱是五十两,她父亲当官的俸禄是按石算的,不过折合成银两也差不多是五十两了,也就是说这银两已经等于自己父亲一年的俸禄了。可有点不敢要。老人又摆出了他慈祥的一面道:“拿着吧,这是少爷吩咐的,卖身契的话,你等她回来自己给他吧。少爷还吩咐了,你拿着这钱给自己买点衣服首饰什么的,爱买什么买什么,把自己的房间布置一下,钱不够你问我,我再给你。”幻彩赶紧道:“够了够了,拿少爷还吩咐了什么,我需要做些什么。我其实什么都不懂。不过我会努力学的。”幻彩说完心里忐忑不安,人家花了一千两买回来的居然是个没干过活的丫环,不过不想欺骗人,老老实实的先说了。老人道:“这个倒是没交代要做什么,他只是说找个丫环,要找个好看的,别找个七老八十的,还说什么这样交流有代沟,什么是代沟我也不明白。他说只要是好看的多少钱都买,所以今天酒楼刚开张就听说有个大美人在官奴坊,我赶紧赶过去了,还好赶上了,还别说你这闺女真是水灵灵的,少爷应该会很喜欢的。”说完还盯着幻彩看,好像中了状元的心情。幻彩越听心里就越沉,看来这少爷是个好色之徒,这个少爷在幻彩心里立马被树立成了坏形象。看来自己的命运坎坷。悲伤的感觉立马拥了上来,本来就身世坎坷,加上现在的遭遇,眼泪也跟着留了下来。老人瞧在了眼里,明白了什么赶紧劝说道:“你这是干嘛呀,少爷不是坏人,他说好看点只是为了养眼,嗯养眼,什么是养眼,我也不知道,少爷就是常说些人家听不懂的话,不过少爷真是好人,也是我的恩人,我就是下辈子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他。”老人说着就说激动起来,头发都白了也眼红起来。这下反而幻彩不好意思了,不过这少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幻彩也好奇起来了,看见老人眼红了,慈悲的心肠起,赶紧道:“老人家不要误会,我没说少爷不是好人,哦,老人家,你贵姓,我以后叫你。。。。。”后面声音就低下去了。老人回过神来道:“没事,少爷以后你就会知道的了,老朽性蔡你叫我蔡掌柜吧,或叫我蔡老头也可以,你现在没吃饭吧,我也就要会酒店了,一会我叫小二送过来给你,你先去安置自己的房间吧。”幻彩点了点头道:“蔡掌柜慢走。”看着蔡掌柜离开,幻彩开始打量着自己的新家,虽然自己只是下人,毕竟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虽然卖身契在手还有五十两在身,不过你让幻彩这样的人出去还真是天大地大能去哪里,投奔亲戚?自己待罪之身只会连累人。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所以幻彩压根没想过走人。还是找房间先吧,房子不大,房间居然也有十几间,有大有小。幻彩想找个阳光充足点的房间,以前的家她可是不能到外面走的,所以她住的房间都是窗外景色好的。找了几间发现好像都是有人住的迹象,床褥,蚊帐都是新的,既然有人住,怎么蔡掌柜说没人,难道神秘的少爷要住这许多的房间。没办法,只要在找其它的房间,最后终于找到理想的位置,但是怎么还是有人住的迹象,而且东西还特别多,还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物品,幻彩以前可从来没见过。想到那神秘的少爷,难道这就是少爷的房间,幻彩赶紧退了出来,最后还是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在厢房的最后,幻彩找到了自己的房间,一间没人住的房间,不过要收拾一下,都是灰尘,以前见过下人们收拾房间,可自己没动过手,凭想象来收拾,首先是工具,扫把,抹布,水。工具都没找全,门口就有人喊道:“幻彩姑娘在吗?”幻彩奇怪了,自己刚到这里,谁会认识自己,听声音也不是蔡掌柜的,难道是蔡掌柜叫来送饭的。只有蔡掌柜看过自己的卖身契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然知道幻彩名字的人可就少了,女孩子的名字可不能随便给人知道。门口一小二打扮小厮,嬉皮笑脸的看着幻彩,眼中带着点诧异,毕竟是看见大美女。幻彩有点脸红,感觉怪怪的,也是自己很少跟男人说话,年轻的就更少了,唯一一个年轻的就是她哥哥,可是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小二收回诧异的目光道:“你是幻彩姑娘?”幻彩轻声回答道:“嗯。你是?”小二道:“我叫黄喜,对面酒楼的小二,蔡掌柜叫我给你送饭菜来了。”幻彩接过饭菜道:“谢谢黄大哥。”黄喜道:“不敢当,不敢当。”被美女叫了声,心都飞起来了。转身会酒楼去了。幻彩打开饭菜,还真丰盛,吃的一点不差。不过幻彩只是吃了一点就吃不下了,她饭量本来就很小。吃完饭,继续收拾房间,一直收拾到中午才弄完,不过房间是空荡荡的,被子呢,蚊帐呢,等等东西都没。家具也没。总不能隔壁去搬吧,本来心里也有点害怕的感觉了,不过也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其实她也见过家里的下人,出了贴身丫环在自己的侧房有一个小房间单独的,其他的家丁和丫环都是几人挤一起,每天还要服侍人,还要做事,做不好还看见被父亲或娘亲责罚,还有被打的,有人还被打瘸了。虽然自己看了心有不忍,不过却不敢干预,她可从来不敢逆父母的意。可现在倒好,房间自己选,东西自己买,连吃饭都是酒楼的,更不要说连事斗不用做,这情况要是在以前的家那不被活活打死。但这也不是我的错呀,是没吩咐下来。当了十几年小姐,今天变丫环还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所以现在的心里忐忑不安。不能犯错所以房间收拾好了,东西哪里来,是个问题。最后决定去酒楼问蔡掌柜。带上剩下的菜和装菜的篮子。长这么大没出过门,更不要说逛街了,上次送去官奴坊算是走出门了,早上跟回田府虽然走了一次,不过当时可没注意,主要跟着蔡掌柜走,怕走丢了。现在可不同了。果然田府对面有一酒楼,分三层,极其气派。门口上匾额三个大金字“现代楼”。名字这么好奇怪。幻彩走过去进酒楼,街上的人目光就全投了过来,幻彩其实有点奇怪,这么大家都看着自己,带着忐忑的心走进酒楼,迎面一小儿马上第一反应道:“客官里面请。。。咦这不是幻彩姑娘吗,这么跑这来了,是不是饭菜不够。我立马叫厨房给你做。”原来小儿就是黄喜。幻彩赶紧摇摇头,把篮子递给黄喜问道:“黄大哥我找蔡掌柜。”幻彩有点小感动,这哪里是做丫环,虽然刚认识了蔡掌柜跟黄喜,可感觉很亲切。蔡掌柜正在柜台忙算账,看见幻彩来了,停了下来。问清楚情况后道:“这个不说了吗,给你五十两就是让你用来买东西的,少爷的意思就是说女孩子有女孩子的想法,所以房间让你自己弄,不然帮你弄好了不喜欢这么办。你自己去买吧,要买啥就买啥。钱不够就跟我说,重的东西你回来跟我说,我叫人去帮你搬。”说完低头算账。幻彩看见也不好在打扰,毕竟看起来酒楼生意很好,在纠缠就妨碍做生意了。出了酒店门口,幻彩才犯了啥,首先要买什么,卖东西的又在什么地方。看着街上的人流,这个少爷这么算也算不到自己买的丫环居然接都没逛过,更不要说买东西了,看着人来人往的集市,进去都会迷路。可幻彩没想到这点,心想:边走边看吧。山里的娃第一次到大城市,说的就是幻彩,街上的东西花里花俏,琳琅满目。幻彩是看见什么喜欢什么,可最终还是没买。幻彩走到哪里,哪里的回头率就是最高的。潇洒的公子哥,垂暮的老人个个都看傻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幻彩发现好像有人跟着她,还是几个人。其实那是城里的几个混混,跟了很久了。本来想要是幻彩走到偏僻小巷无人的地方好调戏一番,没想到的是,幻彩就是喜欢在人多买卖多的地方。一直可没机会下手。等到幻彩发现的时候,转过身来看着几个混混。混混马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看天,看看地,还有赶蚊子的。幻彩不理他们继续走,混混里一光头的就说话了:“老大,我们还是别理人家了,看这货长得如此标致,要是那些达官贵人家的小姐,到时候我们就倒霉了。”老大长得彪壮,听了光头的话不以为然道:“我说你傻呀,要是小姐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你看那家小姐不是丫环家丁一堆,还坐轿的。就这孤身一人怎么可能,城里面的铁匠穷老胡家的女儿跑出来都还有个丫环,你看这个逛街都逛到忘了时辰的,准时是哪个山沟沟里出来的,还没见过世面的呢。放心吧。”一边说还一边用那猥琐的眼光时不时看着前面的幻彩。光头听了赶紧点头拍马屁道:“还是老大高明,过然是目光如炬,可是我们跟上了怎么办。”意思很明显,就是难道就是上去摸两把,那也太没意思了。老大口水都流下来了,道:“如果真是山沟沟的,那老大我可就有福气了嘿嘿,把他抓归去当我白虎帮的帮主夫人也不算亏待她了嘿嘿。”老大的眼神好像幻彩已经到手了。不禁心里痒痒。幻彩自从发现有人跟着,就时不时往回看,发现还是那几人跟着,心里不禁害怕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办。更不知道找谁,走着走着,想回酒楼的时候发现自己迷路了,止住脚步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混混老大看见,觉得机会来了,赶紧上去打招呼:“姑娘好,姑娘是不是迷路了。”老大还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自是那眼神好像就要把幻彩吃下去。幻彩看着这老大,粗眉大眼,满脸横肉。有点害怕,不过还是老实说:“嗯,我第一次逛街,迷路了。”老大听着幻彩那鸟儿般清脆的声音,好像听见了天籁之音。心里恨不得立马把她带回家。脸上的肉舒展起来,笑道:“那我带你回家可好,要说谁最熟悉这城里,我可是排在第一位。”幻彩看着老大,虽然入世未深,可眼里就好像老大头上已经写着坏人两字,哪里敢让他带自己走,忙道:“我还不想回去,我还要买布呢。”本来就想买布回去不然今晚哪有被子。加上也想买衣服。老大没开口,光头最快就说了:“那还不简单,旁边这就是布庄呀,你买了我们送你就好了。”本以为机灵,谁知道说完就被老大狠狠的盯了一眼。幻彩一看旁边还真的有一家布庄,道了声谢赶紧走了进去,他可不想和老大这群人纠缠。幻彩进了布庄。老大就开骂了:“你是头猪吗,也不看这是什么布庄,怎么能让她进这个布庄。唉。”说完叹了口气,不过为了美人,还是也跟进了布庄。布庄很大,东西很齐全,掌柜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工人都十几个。掌柜夫人看见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进来,赶紧过来招呼:“姑娘要些什么,本店的东西都很齐全。。。。。。。。”本来笑脸呵呵的样子立马变了脸色道:“赖三,跑这来干什么,我可警告你可别再这捣乱。”赖三说的正是那老大,看来赖三还是出了名的混混,走到那都不受欢迎的样子。赖三道:“我说秦夫人,打开门做生意,怎么能赶客人。再说了我怎么敢在你的地方捣乱,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秦夫人道:“你知道就好,要买什么赶紧买,不买赶紧走。”看来赖三还真是和老鼠一样不受欢迎。这时候光头又说话了:“我们这次不会捣乱,还做好事呢,一会还要送这姑娘回家。”刚才被赖三骂了一顿,总想办法讨好才行。问题是这次还是没讨好赖三,又被赖三狠狠的盯了一眼。秦夫人一听转头看了看幻彩,好像明白了什么,问幻彩:“姑娘你让他们送你回家,你认识他们。”幻彩摇摇头道:“我不认识她们,只是我迷路了,他们说要送,我没答应。我还要买布呢。”秦夫人笑道:“迷路了?你不会第一次逛街吧。也是西城其实也不小的。不怕,一会我叫人送你回去,不用这几个人送。”这话赖三可就不高兴了,赶紧道:“我说秦夫人,这可不行,我们答应送这姑娘了,你可不能阻碍我们呀,正所谓大丈夫一言九鼎,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可不要让我们言而无信。”赖三挺起胸膛,装大丈夫。这可把秦夫人逗笑了,不止秦夫人。店里的工人都笑了秦夫人道:“得了吧,就你们几个还君子,先回去照照镜子吧。”说完不管几个混混了,毕竟幻彩是来买东西的,可不能怠慢了客人。问幻彩:“姑娘要买什么东西?”幻彩道:“嗯,床单被子之类我都要,就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的,我今晚就要了。”秦夫人笑道:“有,我们店可有不少新鲜的好东西呢,保证其他店里没这样的东西。”说完带着幻彩挑去了。幻彩跟着秦夫人,发现秦夫人弄出来的被单呀,被子或蚊帐还真的不一样,自己从来没见过,经过秦夫人的介绍,果然是实用,而且那花式好看的不得了。幻彩都爱不释手了。东西买好,幻彩付了钱,准备走了。赖三门守在门口的,赶紧过来道:“姑娘买完了,那我们送你回去吧,或者还想去那里玩我们都可以陪同,还能保护你。”秦夫人早跟着来,道:“姑娘不用理他,我找人送你。你住在哪里。”其实秦夫人也担心,要是姑娘住得远,自己找一个人送,那未免也危险了点。但是多找人自己还要人看店呢。只是希望幻彩住的不要太远,最好就在城里,这样混混可就不敢乱来了。幻彩道:“我住在西城田府。真是麻烦了,都怪我迷路了。”幻彩还真觉得不好意思,这么大的人了还迷路。幻彩刚说完,秦夫人觉得自己听错了似的道:“什么,你说什么,你住在那。”幻彩看着秦夫人惊讶的脸,觉得莫名其妙道:“城西田府。”这回不止秦夫人惊讶的脸了,秦夫人的相公和店里的工人都听见了,全都走了过来,看着幻彩。赖三听了也很惊讶,马上感觉不对劲。果然,秦夫人的相公和店里的工人立马向他们涌了过来,手里有的还拿了木棍,没有木棍的拿布匹的也有。在幻彩吓蒙和惊呆的同时就听见秦夫人的声音:“好家伙,居然敢欺负到田家来了,有本事别跑。”混混们可不听话,可能认为自己没什么本事吧,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溜烟不见了。布店的人赶跑了混混回头立马把幻彩围了起来。秦夫人更是拉着幻彩的手,笑道:“你肯定是幻彩姑娘了,怎么自己出来了。蔡老头也不叫个人和你一起来。”幻彩没想到秦夫人居然认识自己,听她提道蔡老头就释然了。看来是蔡掌柜的说的,不过幻彩可不明白,蔡掌柜怎么到处跟人说自己。听见秦夫人问自己,道:“蔡掌柜忙,大家都没空,买点东西,我觉得自己来就可以了。谢谢你们帮忙了。”幻彩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是田家丫环大家就护着自己了。秦夫人看幻彩迷茫的样子笑了笑,拉过中年男子道:“这是我夫君秦清,身边这个是我女儿,叫她小露就好,原来你要买布,蔡老头也是的,稍个话来就好了,我们给你送过去就行了,怎么让你一个姑娘家自己跑出来,多危险。”幻彩莫名奇妙道:“这也太麻烦你们了,我自是买点东西,不过你们怎么。。。。。。。。”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想问什么。秦夫人怎么会不明白,拉着幻彩道门口指着店名。幻彩一看才发现店名居然叫田家布店。这下好像有点明白了,刚才为了多混混进来都没注意看店叫什么名字。现在看来这店难道是少爷开的。接下来,秦家就好客极了,坚持留幻彩下来吃了晚饭在走。布店也关门关很早,弄得幻彩很不好意思。秦夫人一再坚持吃了饭在叫工人送幻彩回去。期间幻彩从秦夫人口中得知,原来秦清在城里只不过是个倒粪的人,由于秦清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在秦清出生没多久就被砍头了,母亲在他十岁的时候也死了。十岁的秦清从小就很做了乞丐。后来有个好心的孤寡老人收了他当义子,秦清很勤快,每天开始去帮人倒粪。日子虽然苦但也能过得去。后来秦清娶了秦夫人,秦夫人以前嫁过人,因为生了女儿后就没有出了,被娘家人以无后休了,才转嫁秦清。秦清没有嫌弃女儿小露不是自己亲生的,反而比亲生的还好。所以日子慢慢反而好了起来。存了点钱还开了家豆腐店,日子到了这时候也算有了盼头了。可问题是也看着小露一天一天长大,清心可爱的小露长的标致漂亮。接过就给一家布店的老板看上了,布店老板姓李,五十多岁。叫人来说要娶小露当妾。秦清知道这个李老板家里的妾都已经十几个了。秦清当然不肯了,宁愿自己的女儿嫁穷点也不愿给人当妾。最后明娶不行,李家来了个暗抢。说自己店里一件白虎毛皮大衣不见了,而当天秦清刚好送了豆腐给这家布店。李家告上官府说是秦清偷的。最后接过可想而知了。这明显就是人家坑你。可怎么跟人都家大业大的人斗。秦清被抓进了大牢,没钱赔白虎大衣,小露被当成了赔偿的抵债的货物。当天李家就叫了几个家丁上门抢人去了。一见面二话不说,家丁拉着小露就走,秦夫人当然不肯,死拉着小露。拉拉扯扯的就到了大街上。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谁也不曾想到,抢女儿还能出现第三方。就在双方拉扯持续期间发现有另外一年轻人也来拉小露。等发现了后,李家就来问这人干嘛。年轻人中气十足的告诉大家:“我看你们拉扯的有意思,所以我也来拉两把,这么好看的姑娘拉拉也不吃亏是吧。”听到这里小露在一边脸都红彤彤的,看来是想起那天的事。心里真是五味瓶打翻了。幻彩却是无言以对,心道:这肯定就是少爷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少爷呀,怎么说出这样的话。秦夫人继续说着往事。李家看见少爷无理取闹,立马有人上来想把少爷拉开,认为他是个疯子。家丁刚上来,少爷身边也有人出来,还是会家子。家丁两下被打了回去。李家动武不行只能上来讲理。把白虎大衣的事一说。以为少爷就会知难而退了,毕竟在理的是他。讲到这里秦夫人脸笑了笑,小露也笑了。幻彩奇怪了,这奇怪的少爷做事不同于人,他到底又是怎么说的呢。耐心等秦夫人说下去。秦夫人回复了下心态道:“少爷听完李家的话后就说:原来就是件烂大衣,值多少,什么。一百两?明白,其实是这样的,前些日子,这位大嫂跟我借了一万两,说好今天还的,如果不还就拿女儿抵押给我做妾。刚好今天我看她也还不了,所以这小妞就只能跟我了。”说到这小露更是脸红的像个红苹果。李家当然知道少爷在胡说,不过打可不是人家对手,刚想说话,少爷却是继续道:“不过你也不见了一百两,也是损失了,总不能让你吃亏是吧。但是女儿只有一个吗,我说这位大嫂你有几个女儿?”秦夫人当时只知道哭哪里理他,李家倒是说话了,说只有一个。少爷听了后道:“那就没办法了,既然这样子,大嫂家里可有养猪,当然要母猪,母狗也可以。你欠我一万两,女儿是我的,但是你也欠这猥琐男一百两,没女儿了你就送他母猪或母狗当妾也可以的,我来给他做媒。”李家人听了脸上可是一红一白的。可周围观看的人可就笑得腰都弯下了。李家的人被人羞辱如何咽下这口气。想上来动手,看见刚才那两人却不敢上来。最后丢下一话“你等着”。就跑去衙门找官去了。当时少爷知道李家找官去了,叫人带上秦夫人和小露也跟着去了。到了县衙县太爷和李家都拿出了证据白虎大衣,而且大衣还是在我家搜出来的。少爷说要看了证据再说。县太爷就叫人去拿证据。可证据没拿出来,却有人满头大汗的在县太爷耳边说了几句话,说完县太爷也冒冷汗了。马上叫退堂。原来县太爷收了李家的钱,县太爷把收了的钱给了她的意个小妾,小妾拿去跟人打马吊,打马吊期间跟人说起了县太爷收钱的事。说了无所谓,可是就在她说完的时候,忽然周围一下出来很多人,还都是平民百姓。原来有人找了很多人一直躲在一边,目的就是听了后作证。现在城里可都是议论纷纷。县太爷退堂后赶紧去找他的小妾问清楚。最后县太爷私下找少爷,少爷说了,撤销这案子,他也不想多事。最后案子撤了,秦清也放了出来,一家人刚想谢谢少爷。少爷却说事情还没完呢。他把李家布店的那条街整条街买了下来,只剩下李家布店。然后满街都开成布店,价格都比李家布店低。他还找到了李家布店进货的商家,把商家的染布店都买了下来。最后李家进货无门,存货也卖不出去,只能贱价卖店了。少爷把李家店买了下来,才让这里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秦夫人道:“最后他要把布店送给我们,我们不敢要,所以我们改名田家布店,这家店就是少爷的。少爷还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虽然他买了李家布店,不过也没有赶尽杀绝。李家现在在另外一条街也开了店,连货都是少爷出的。”幻彩听到这里有个疑问,问秦夫人道:“夫人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应该知道我原来是谁,我想问你,那个县太爷他是。。。。。。。”秦夫人摸着幻彩的头道:“没错,就是令尊大人。”幻彩心沉了下去,自己终于知道家里怎么会被抓了。秦夫人道:“不过那可不关少爷的事,那是朝廷上面来了个钦差巡查,查出你父亲贪污受贿。你父亲被处死,哥哥充军。其余全成了官奴。”幻彩眼泪留了下来,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伸手问秦夫人道:“那我父亲现在是不是死了,他的墓在哪?“秦夫人道:“还没呢,傻孩子,这要等到秋后。不过你哥哥倒是已经被押上路了,好像充军道塞外。”幻彩听了后人已经是六神无主,家破人亡,原来还好像在梦中,麻木中。现在麻木过了,才真正的疼了。撕心裂肺,虽然说父亲是贪官。不过终究是父亲,一个家就这样散了。不过自己怎么会刚好被少爷买回来,奇怪的问号,问秦夫人:“那我怎么会被少爷买回来?”秦夫人道:“这倒是不关少爷事,是蔡老头,你不知道,虽然你爹不是上面好官,蔡老头却还是很感激他的。以前他儿子好吃懒做,就跟今天那几个混混差不多,混蛋的很。可是有一次偷东西被抓住了,被你爹打三十大板后关进大牢一年。出来后就正个人变了,所以蔡老头是很感激你爹。这次听说你爹被抓后,他一直求少爷买个丫环伺候下。你都不知道少爷从来不要家丁丫环的。”秦夫人拿出手帕擦了擦幻彩的眼泪,转身看了看窗外,叹了口气。幻彩很奇怪,不过也不好问,只听秦夫人道:“少爷从来对人都是很好的,不论你出身多卑微,他都是对你真诚以待。他说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人伺候,怕养懒了。蔡老头听说你爹被抓,他无能为力,你哥充军他也帮不了忙,最后知道你做了官奴。就去求少爷买丫环,少爷心软,被蔡老头说服了。所以才去买了你,你都不知道少爷的要求就是要好看的。”秦夫人说起了少爷就很高兴的样子。幻彩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有点失落了,原来自己是这样做了田府的丫环。不过这少爷听起来神通广大,但是人又是很平和还带点古怪。想起自己的家人,暗想:要是求他,不知道他能帮自己吗,自己的父亲是贪官。他会帮吗?想到这有点惆怅。转身问秦夫人:“夫人,你说少爷他人好,那要是。。。。。。。就是说。。。。。。。”幻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本来想问要是求少爷帮自己救救嫁家人不知道会帮吗?首先自己跟少爷面都没见过,再者自己的父亲是贪官,所以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秦夫人懂她的意思道:“少爷人很好的,应该会帮你的,少爷本事大着呢。不过这事要看看怎么帮了。”幻彩当然明白,秦夫人是说她父亲是坏人,帮坏人少爷名声就有损了。幻彩心里烦乱,最后店里几个工人一起送幻彩回了田府。回到田府幻彩发现家里居然有很多人,心里莫名的高兴:难道少爷回来了。兴匆匆的跑进屋里。屋里一大群人,男男女女都有。就是不知道那个是少爷呢。幻彩憋红了脸才轻声问:“你们那个是少爷,我是丫环。”做习惯了小姐的幻彩呀。其他人一听都过来,其中一人道:“我是胭脂店的掌柜,今天听说幻彩姑娘要布置房间,所以来给你送胭脂来了。”这一说身边马上一堆人也说来送东西了,家具店的,首饰店的一群人里原来就是没有少爷。等人都走了,幻彩慢慢做了下来。今天的人都是听说田府丫环要布置房间送来的东西,不用说那些人都是受过少爷恩惠的人。这个少爷到底是什么人,不就以个丫环,怎么就有这么多人来帮忙。想着想着趴在新的台上睡着了。然后幻彩迷迷糊糊听见了有弹古筝的声音,揉揉眼睛仔细一听,果然是真的。声音还是从少爷的房间传出来的。幻彩心里又是一喜:难道少爷回来了。顾不得三更半夜,赶紧跑过去。门口没关,做习惯小姐的幻彩没多想就走了进去。房间里没少爷,只有一个年轻的姑娘,一身红衣,玲珑的身材玲珑的脸蛋,清新里透着洒脱。幻彩自己是女孩子也觉得这女子太好看了。自是一沉思:怎么会有人来少爷的房间,还是姑娘,难道是少夫人。一时站在哪里楞住了。弹古筝的红衣女子似乎发现幻彩走进来一样,只是沉迷在她自己的琴声中。幻彩也如痴如醉的听着动人的声音,幻彩自己也常弹琴,对音律也算了解。父亲为了以后能把她嫁好点,琴棋书画可都是请了先生教的。红衣女子的琴技不算高明,可是弹的曲子却是从未听过。婉转而欢快,欢快里透着悲伤,好悦耳的曲子呀。一曲终,幻彩却还沉迷在曲子中。红衣女子抬起头看着幻彩,良久却没说话。等幻彩从曲子中反应过来,才意识道自己的失态,忙问道:“你是。。。。。少夫人吗?”说实话,她连少爷有没有成婚都不知道,不过这么晚了还在少爷房间的人。不是夫人有谁会这样。红衣女子笑了笑,貌美的脸上带了点沧桑。开口道:“夫人,曾经何时也有人这样称呼,可不懂把握,最终失去才明白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生的追求。”曾经?那也就是不是夫人了。幻彩暗喜了一把,却又莫名其妙了了一把,人家是不是夫人自己高兴什么。既然不是夫人,三更半夜来少爷房间是谁呢。道:“那你是。。。。”红衣女子知道幻彩想问什么道:“我是你家少爷的朋友,三天后他要回这里。我是来交代他让我办的事的。”幻彩心不知不觉跳得厉害,少爷要回来了。高兴之余又担心,却又不知道自己担心些什么。惶惶不安中也不知道怎么安置这红衣女子,照说自己是这府里的丫环,红衣女子算是客人,要招待。可是自己也刚进来,人家可是熟人了。可说招待嘛,却也不知道怎么做,毕竟以前可是小姐。红衣女子看出幻彩的犹豫,微笑道:“你不用管我的,我常来这里的,你照常就好。”幻彩松了口气,道:“那你自便。”刚想走,想到好像人家名字都没问,刚想问红衣女子已经自己说出来了:“我叫郝笑笑,你叫我笑姐就好。”幻彩眼睛左右上下的动了动,卖了下萌,其实他是想弄清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郝笑笑,真奇怪的名字。道:“笑姐好。”郝笑笑应了声,然后道:“你觉得我弹的曲子好听吗?”幻彩猛的点头,道:“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笑姐这是谁作的,是你吗?”郝笑笑呵呵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整齐白净的牙齿,更显妩媚。道:“天下除了你家少爷还能有谁作的,他好听的曲子可不少。都是从来没人听过的。”幻彩听见郝笑笑说你家少爷,心里甜滋滋的,好像真是自己家的一样。对这个少爷更是向往,还有三天就回来了。却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郝笑笑看着幻彩那沉寂在心里表露出来的幸福样,嘴里轻声念叨着:“原来做他的丫环也能很幸福的。”摇头笑道:“你喜欢这曲子,那么你想学不。”幻彩一听,知道郝笑笑想教她,高兴道:“想,可是我有点笨,笑姐你不嫌弃就好。”郝笑笑道:“笨不笨学了才知道,反正他三天后才回来,我在这也算打发时间。”接下来的日子,幻彩除了跟郝笑笑学曲子,还教幻彩做菜。郝笑笑告诉幻彩,少爷喜欢吃家里做的菜,不过人又太懒。要他自己动手,宁愿不吃。郝笑笑教幻彩的都是些家常小菜,都是少爷平常最喜欢吃的。三天很快过去了,第三天早上。郝笑笑一早起来就交给幻彩一包东西,让幻彩转交给少爷。然后就走了,好像不想见到少爷。幻彩也没留,也不知道怎么留。心却像小鹿一样碰碰乱跳,赶紧去市集买了菜回来,她想亲手做菜给少爷吃。太阳从早上的蒸蒸日上,到了夕阳无限好,却是近黄昏。幻彩的心也跟着太阳沉了下去。少爷还是没看见人。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幻彩叹了口气,却是更担心,担心少爷出了什么事。会不会被山贼打劫了,还是被强盗拦路。惶惶不安的心情直到听到大门的敲门声才打断了。幻彩激动不已的心情赶紧跑去打开了大门,门口一青巾儒袍的少年男子,白净的皮肤,潇洒的玉树临风也是如此了。幻彩心道:原来少爷这么好看。赶紧道:“少爷。”说完头都低下去了。幻彩都觉得自己害羞过头了。谁知道男子惊诧一下后赶紧道:“不不不,错了,我不是你少爷,我是你少爷的朋友。我是来拿你少爷的东西的,就是笑笑给的那个。”幻彩听了,心里一阵失落,问道:“那少爷去那了。有没有危险。”说完看见男子还站在外面,觉得失礼了,想请男子进来。男子懂礼数,人家一女子在家,不好进去,道:“我就在门口等可以了,你少爷没事,天下还没人能让他有危险。”幻彩放心下,让男子等等。进去取了包袱出来递给男子。问道:“那你知道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吗?”男子道:“这个难说,不过不用担心,应该很快吧。哦,对了,少爷知道了你家的情况。他让你放心,他会帮你把家人救出来的。”幻彩听了心里才安慰的笑了一下道:“那不送了。”想说让少爷小心呀的话却没说出来,自己到现在还没见过主人一面。男子走了后,幻彩日子照样每天自己做菜,也跑去少爷的房间弄下乐器,那些乐器可是五花八门,大多数幻彩都没见过。怎么弹奏幻彩只能慢慢摸索。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一个月后又有人来了,却是公差压着自己的哥哥来。还有自己的娘亲丫环都来了。原来少爷已经让人帮幻彩家人全弄了回来,不过就是父亲因为真的是贪污,不能直接救,不然可说不过去,但是也不用砍头,只是要坐牢十年。一家人全住了进来,幻彩又做回了自己的小姐。因为母亲和自己的哥哥又开始说什么三从四德。以后嫁人了要怎样。没过多久,官府又来人了,拿来了一些银票和地契。少爷把这里的一些房产和店铺银两都留给了幻彩。还让幻彩从良,就是去了官奴的身份。官府让幻彩把卖身契拿出来,幻彩却是不肯,拿着卖身契道:“我只想做少爷的丫环,我不要从良。”在母亲和哥哥看着一向听话的妹妹,怎么突然小姐不做要做丫环的诧异中,幻彩嘴里念叨:“少爷,你可不能不要幻彩,少爷你在哪。”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