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装做爱2013款|美国做爱比赛全图|用迷奸粉做爱好吗
业务邮箱
KH3F8f58@live.com
首页> a片a片王

关圣云长

内容详情

桓帝时,河东蒲州解良县地处偏远,不过数千人而已。因帝贪信宦臣,社稷江山混乱不堪。时值灵帝掌权,其人更是变本加厉,淫暴无德。自此,战乱连年不断。解良县关家有一子,名曰羽。其家主关毅因性情仁和,极重孝道,为县人所闻名。后关毅之父因病而逝,故为子改字为长生。关毅于长廊上远远便望见长生持一木剑来回挥舞,不由皱着眉说道:“长生!我关家乃文墨世家,怎有你这般粗鲁之子!”那长生闻言便停下了动作,将剑反于身后道:“爹,不是长生不想学那些大德大道。只是那新上任的县令也附势于金家,若不学一技之长,仅凭那些文墨怎么能守住家业?”关毅听后心中也略有感同,然而面上却装作大怒:“你这是什么话!为父平日多操劳一些交足税金便好,难道你还想与官府作对不成?”话还未完,南街胡家的丫头早就在门前偷偷叫喊了。“长生!长生!快来!大家都在等你了!”那丫头名曰金定,生的十分水灵。本在私塾与长生为同窗,后离开私塾便成了好友。“就来!”长生把木剑在门口并好,便嘻笑着对父亲一揖手道:“孩儿去南街帮衬着金定家的铺子,晚些饭时便回来,爹莫担心!”还不待父亲回答,便拉着那胡氏丫头的手向门外奔去。关毅看着长生的背影,无奈地叹了一声。心中暗想,这大汉桓灵,真乃**也。不仅祸害百姓,还毁了这些孩童的未来啊!刚欲转头回房,便闻隔壁的冯屠户大喊着奔进了府。“道远!道远出大事了!”那冯屠户一脸胡渣,身上腿上皆是肥壮。手中的板刀之上,还淌着丝丝血痕。关毅见冯屠户如此慌张,便笑着迎上道:“贤弟莫急,有何事且与我慢慢说来。”那冯屠户张嘴便是粗犷之声,道:“慢不得!刚刚我在街边割肉,听大家都议论说那金家死了人,要办场大祭。县库金银粮食早已被搜刮一空,如今衙门正准备挨家挨户征粮征财!北街西街都已走完,眼看便要到我东南两街了!”“什么!”关毅大惊失色,手中的经书落了满地。……却说解良县南街乃县中较为繁华之地段,虽城小人稀,但平日里也是人潮不断。而胡金定家所经营的胡家客栈,便是其中之一。因税赋十分高,店中仅有两三个伙计照顾。平日人手不足,便常让这些胡金定往日的同窗来帮衬一二。这些年尚十七八的孩子都闲来无事,也乐得在此做事。而这一日,四五个身着布衣的孩子依旧由胡金定领着来到了店中。胡万全见他们来此,面上带起了笑意。“患平,长生,运通,你们又来替伯父分忧了!”那叫运通的乃是东街王家的孩子,年幼长生与患平一岁。然而王家世代为商,此刻那王运通也是知巧地上前答道:“伯父这是哪里话,我等与金定都是同窗。金定的父亲,我们也理当扶持,何必如此客气。”胡万全听罢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还是王家小子嘴皮子顺,让人听着顺心啊!”说罢,便从柜中拿出一大碟肉馍,交与运通,“这是将出炉的肉馍,想必你们也许久未吃到肉了,今日伯父请你们吃!”“谢谢伯父!”几个小子大喜,纷纷作揖拜谢。客人都识这几个小伙,见他们吃着肉馍的样,亦是被逗地开怀。过了一个多时辰,客人早已换了几批,而长生也干的不亦乐乎。正要回伙房端菜,外头本嘈杂的街市忽然安静了些许,还传出阵阵喝声。站在门旁的胡金定朝门外一瞧,顿时吓地花容失色!“爹爹!不好了!”胡金定大喊。胡万全正在与一人结账,被忽如起来的喊声引过神去。眉头一皱,问道:“街上又出何事了?”客栈中的人都听了交谈,好奇地看向胡金定。“是……是衙门与那金家的大公子!”胡金定颤声答道。胡万全一惊,忙丢了手中的算盘,望门口奔去一看。只见那叫金宝仁的金家公子领着一群衙门的人,正在不远处与那米店老陈对话。而那衙门的人群之中,赫然便有县中有名的捕头张四海。胡万全心中一个咯噔,知道又要有大事来临。他转身便对客栈中的人道:“诸位,现在快从本店的后门往别街去躲躲,金家与衙门又来生事了!”那离门最近的李老汉素来老实,闻言便道:“我等这饭菜可还未吃完呢!怎么个结账法?”“还结什么帐啊,今日的饭钱全算在我老胡身上。你们快走,一会儿衙门来了别摊上什么事端!”胡万全大急,道。其他人也都知此间事急,纷纷朝胡万全一作揖便望后门跑去。胡万全看又向长生,道:“叫患平与运通也赶紧走罢,我可不想你们几个在我这出事!”长生见胡万全紧皱的眉头,又见胡定金紧皱的急样,也不好再待在这。忙一作揖,便进伙房拉几人一同回东街去了。……几人在东街分别,长生便朝自家府邸而去。远远地便见冯屠户和许多乡亲围在门前,不知是出了何事。撒开腿脚,便跑了过去。“冯伯,出了何事?”长生问道。那冯屠户见长生回来,脸上大惊。道:“长生啊!你……你怎么这时便回来了,不是在南街帮衬铺子?”“是啊!南街来了衙门,胡伯让我们先回来了。怎么了,出了何事?”长生见冯屠户这般模样,心中大疑。众乡亲面面相觑,都看向冯屠户。冯屠户知瞒不过长生,便拭了一把眼泪道:“刚刚衙门那些畜生也来过东街了,你……你父亲在府中……你自己去看罢!”说罢板刀落地,便直直瘫在了地上。长生心里一紧,便朝府门内看去。只见父亲瘫坐在柱边,怀中紧抱着一女子。三步并为两步,便奔进了府中。关毅愣愣地抬起了头,望着长生那张还略带稚嫩的脸颊,老眼中的泪又顺着脸上的泪痕溢了出来。“长生!你娘……你娘死……死了!”长生大惊,望向那躺在父亲怀中的女人,竟是脖中带血的母亲!“娘……娘!”长生心中大痛,头脑一晕,便是昏厥当场!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